广告区域

广告区域

美欧宣布“毁灭性”制裁!西方散布“战争恐慌”,专家:如果特朗普当选,俄乌局势会有所缓和

adminadmin网络热点2024-02-2520

  每经编辑 王月龙    

  当地时间23日,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参谋部公布战报称,乌军在库皮扬斯克、巴赫穆特、阿夫杰耶夫卡等方向击退俄军进攻,乌克兰火箭炮部队对俄军防空系统、火炮、雷达站实施了打击。此外,乌空军司令奥列修克当天在社交媒体发布消息称,乌空军击落俄军一架A-50空中预警机。

  据央视新闻,当地时间2月23日,美国、加拿大、欧盟宣布对俄罗斯实施新一轮制裁,俄驻美大使同一天对美国制裁回应说,俄方将继续捍卫自身核心利益。另外,俄外交部对欧盟新一轮制裁也公布了回应措施。

  美国代理常务副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宣称,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实施的新制裁将是“毁灭性的”,并将给俄方针对现有制裁的规避行为制造障碍。“美对俄最大规模制裁”,据彭博社23日报道,白宫当天发表声明称,美国总统拜登宣布对俄罗斯实施500多项新的制裁,制裁将针对与俄反对派人士纳瓦利内入狱有关的个人,以及俄罗斯金融部门、国防工业基地和采购网络等。

美欧宣布“毁灭性”制裁!西方散布“战争恐慌”,专家:如果特朗普当选,俄乌局势会有所缓和

美欧宣布“毁灭性”制裁!西方散布“战争恐慌”,专家:如果特朗普当选,俄乌局势会有所缓和

  匈牙利反对欧盟向乌继续供武

  德国民众也集会反对

  当地时间2月23日,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由于匈牙利的反对,欧盟成员国未能就俄乌冲突爆发两周年发表联合声明。作为替代,欧盟委员会网站23日发表了欧盟领导层的联合声明,称欧盟准备加强向俄罗斯施压,继续为乌克兰提供财政和武器上的支持。匈牙利方面则单独发表声明,呼吁立即停火,举行和平谈判。

  自俄乌冲突以来,匈牙利政府多次表示,不应向乌克兰提供更多军事支持,而是应该结束冲突。

  当地时间2月19日,匈牙利外交与对外经济部长西雅尔多在欧盟外交理事会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欧盟对俄罗斯的第十三轮制裁方案中所有损害匈牙利利益的内容都已取消,但这一方案并没有使乌克兰的和平更近一步,只是一项虚伪措施。西雅尔多表示,新的制裁措施即将敲定,唯一的原因是在俄乌冲突爆发两周年来临之际,让社会各界说欧盟已经做了一些事情。

  此外,当地时间2月23日晚上,德国民众在首都柏林举行集会,抗议德国政府不断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呼吁通过外交接触来平息冲突。22日,德国联邦议院通过了一项新的法案,向乌克兰提供更多的武器。23日,来自德国各地的民众在国会大厦前举行烛光集会,呼吁德国政府停止向乌克兰运送武器,切实推动和平。

  自俄乌冲突发生以来,德国和欧盟饱受冲突外溢之苦。民调显示,七国集团民众对继续向乌克兰提供更多武器的意愿大幅下降。示威者表示,向乌克兰提供武器无助于解决俄乌冲突。

美欧宣布“毁灭性”制裁!西方散布“战争恐慌”,专家:如果特朗普当选,俄乌局势会有所缓和

  美国散布“战争恐慌” 

  西方真要与俄“全面战争”?

  据央视新闻2月24日消息,随着俄军逐渐控制阿夫杰耶夫卡,西方内部这几天充满了“恐俄”的声音,声称北约与俄罗斯的直接冲突迫在眉睫。然而刚刚结束的慕尼黑安全会议公布的报告显示,七国集团中只有美英两个国家将俄罗斯当成了首要威胁,而一年前,这一数字是七国中有五国这样认为。这种情况下,西方真的要和俄罗斯全面开战吗?北京外国语大学区域与全球治理研究院教授崔洪建认为,西方散布“战争恐慌”更多是利用“恐俄”维持其对乌政策,并试图长期对俄遏制。

美欧宣布“毁灭性”制裁!西方散布“战争恐慌”,专家:如果特朗普当选,俄乌局势会有所缓和

  北京外国语大学区域与全球治理研究院教授 崔洪建:首先不断渲染和夸大俄罗斯的安全威胁,实际上一直是美国寻求与俄罗斯对抗的一个基本政治理由,尤其是在目前的背景下,应该说“恐俄”是西方维持它对乌克兰危机政策的一个基本的政治基础。我们注意到最近有关未来一段时期,有可能西方会面临和俄罗斯“开战”这样一种风险,这种说法实际上是在美国由于国内政治斗争对乌克兰的支持力度下降后,在欧美出现的舆论。我觉得这应该说是“恐俄症”的一个变体。因为这个时候一定程度上西方要转移国际社会对俄乌冲突进展的注意力,要进一步让西方已经出现的“疲劳症”有所消退。

  据每经网,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表示,实际上,在俄乌冲突爆发后的第三天,我就曾经接受过采访和公开撰文,判断俄乌冲突将会长期持续下去,这是一场拉锯战和持久战。后来从2022年九月份开始,我到俄罗斯实地调研了21个城市。当时我也曾讲过,乌东四州最终的状态,可能是俄乌双方各自占据一部分控制区。

  当前俄罗斯占据了差不多乌东四州90%左右的地盘,而乌克兰在2023年9月份反攻到现在一年多以来,效果并不明显。从目前来看,双方都还没有完全停战,甚至签署和平协议的基础。

  如果2024年特朗普当选,我觉得会给俄乌局势带来一些微妙变化。对于俄罗斯而言,特朗普是一个值得交往和互动的对象。特朗普在此前任期上不止一次表达过对普京的钦佩,也有其他积极的言论。特朗普也承诺自己当选以后不会再给乌克兰更多军事的援助,所以如果特朗普当选,我觉得俄乌局势会有所缓和。在这样的背景下,俄乌局势受特朗普当选的影响会超出我们的预期。

  我们(人大重阳)在俄乌冲突两周年之际发布了三份报告,认为新的地缘政治动荡体现出一种“大争之势”。这样的大争之势下,各个力量都在崛起,尤其是地方武装的力量。在俄乌冲突和巴以冲突之外,过去的一年多里,全世界造成25人死亡以上的军事冲突超过180场。世界处在自二战结束以来最动荡的地缘冲突进程中,死亡人数和因动荡而流亡的难民人数都创造了二战以来的新高。

  这样的形势,一方面折射出美国领导力的急剧下降,无力把控世界的稳定。在如此动荡的国际格局下,变革的声音也在加强,所以无论是金砖国家的扩容,还是全球南方的兴起,世界上越来越多的非西方力量都在谋划着新的变革。在这样的背景下,我觉得世界未来的发展一方面充满不确定性,但世界会在动荡中重新寻找到新的变革与发展,以及新的动能和机遇。

  编辑|王月龙 易启江 杜恒峰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